第一百七十一章 招数

作者:越人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官神极品美女爱上我通天仕途极品小渔夫试婚老公,用点力!权路风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回倒是没走多远的路就到了,一圈矮矮的竹篱,靠着河岸边的一座小院子。虽然是是严寒风雪天气,院子里栽的松树却依旧是浓绿苍翠,上面盖了一层雪,倒象披了一件雪白的鹤氅在身上。

    莫辰抓着门上的铜环轻轻叩了两下。

    屋里人应了一声:“来了。”

    有个弓腰缩背的人出来应门,雪落在他灰白的头发上,一开门,就看见一张愁苦的、皱纹满布的脸。

    莫辰客气的一揖:“打扰苏老先生了。”晓冬也跟着一揖。

    师兄带他出来办正事,他就算帮不上大忙也不能给师兄拖后腿。再说对方是位长者,礼数周到是应该的。

    苏老先生呵呵一笑:“这么大雪天你还来,倒来得巧了,我正闷着,你来了咱们正好说说话。”

    莫辰领着晓冬进了院门。风比刚才更紧了,松树上的雪被风吹得扑簌簌往下落,洒了他们一头一身。

    从外头看着屋子不起眼,可屋里却很暖和,窗子又大又敞亮,雪光映着窗纸上一片明光,屋里家什陈设不多,墙也刷得粉白光洁。

    “来来,坐下说话。”

    晓冬赶紧接过了端水倒茶的活计,反正在山上的时候他最小,在师父师兄跟前他也做惯了这些。

    “这是你的师弟?”

    莫辰颔首:“正是家师近来收的亲传弟子。”

    “好好,看着心性不错。”

    晓冬从拜师之后,被人夸过不少回了,对这种客套话早就免疫了。要是把人家的客套照单全收全信,那他早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这个人情往来嘛,讲究的是你好我好一团和气,提起徒弟,嘴上自然都说自家劣徒很不成器,令高足才是骨骼清奇前途远大。

    晓冬这年纪,别人赞个两句也不会太夸张,说机灵、懂事、乖巧之类的居多。

    “给先生带了点儿茶叶来,是家师亲手炮制的山上的野茶,还请先生别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你们山上水土好,这茶也灵气足。说来也怪,我这几年身上时常犯疮症,上回你给我捎了一回茶叶,我喝了,这两年疮症就没怎么犯,想来是这茶有清毒的效用。”

    莫辰说:“既然这样,回头我再给您送些来。”

    苏老先生笑得眯起了眼:“好好,这我就不同你们客气了。你师父这回也来了吗?”

    “来了,连日事多,不然师父一定要亲来先生处拜会。”

    晓冬端了茶就老实待在一旁,听着大师兄和这位苏老先生说话。

    莫辰话风一转,说到了昨晚的事。

    “……昨天小师弟险些为人所伤,幸而他运气好才逃过一劫。”

    苏老先生细细打量了晓冬一番,看得他有些不自在了,才说:“才这么小年纪,怎么就惹来了要命的纠葛?你可看清了伤你的人?他用的招数还记得不记得?”

    晓冬一时不知道怎么回话,转头去看莫辰。

    莫辰轻声说:“苏老先生博闻广记,你若是还能记得一鳞半爪,就比划给先生看看。”

    晓冬这才明白师兄带他过来的意思。

    陈敬之用的招数……

    晓冬当时虽然慌乱惊惶,应对抵挡根本毫无章法,简直是连滚带爬才逃出一命。

    但是大师兄这么一说,晓冬静下心来回想,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一点儿都没有忘记,就连陈敬之脸上那阴鸷狠辣神情都分毫不差,全记得清清楚楚。

    晓冬站起身来,先向苏老先生告罪:“那晚辈就失礼了,当时心慌,可能记得不全。”

    他把剑拔出来,想了一想,说:“他的剑好象和寻常的剑也不大一样。”

    苏老先生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怎么不一样?”

    晓冬年纪还小,他用的剑比寻常的剑要短,也要轻一些,师兄他们的剑都和他一不样。但陈敬之昨天用的剑,却也比寻常的剑要窄,看着也要短。

    “约摸多长呢?”

    晓冬用手比划了一下:“嗯,比我的剑好象还短约摸寸许。也窄……大概窄两分。”

    苏老先生仰起头来想了想,对晓冬说:“他的招式呢?”

    “好象是这样的。”

    晓冬抬起手来,照着陈敬之当时的动作,分毫不差的比划出来。

    “当时他从我后面进来,就这么一刺,我躲到了桌案底下,他的剑把桌案一分为二……”晓冬一面说一面学着陈敬之的动作,苏老先生的脸色也没有刚才那样轻松,变得越发郑重。

    这孩子演示的慢腾腾的,想是为了让他看清。

    苏老先生不但看到了他的剑招,也看出了晓冬遇袭当时有多凶险。对晓冬这么一个半大孩子下这样的狠手,而且是从背后偷袭,此人心计人品都当真令人不齿。

    等晓冬比划完了,莫辰也起身说:“这人我没有截住,他还有个同伴,同我过了几招,也想请苏老先生帮忙看一看。”

    苏老先生点头说:“好,我也想看看。”

    晓冬收了剑站在一旁,看大师兄施展出他从来没见过的一套功夫。

    这肯定也是大师兄和那人交手的时候记下来的。

    等莫辰也将记得的招数一一演示过,苏老先生慢慢摩挲着手里的茶盏,对莫辰说:“和你动手这人功夫很杂,就这几招里起码有三四套不同路数,且都不是什么大宗门的招式,这人应该是散修出身,心法也是平平,招数阴毒狡变,不过难成气候。他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什么没有截下此人呢?”

    别看苏老长生一副老朽文弱的模样,人家这眼力当真不凡。

    莫辰点头说:“这人被我制住了,但是他却自尽了。”

    苏老先生哼了一声:“死不足惜。”他想了想,对晓冬说:“你把刚才那两招再比划一下。”

    晓冬不象莫辰那么见多识广,更不可能与苏老先生的阅历相比。他只知道陈敬之对他动手时用的不是回流山招式,至于这是什么招式,他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等他又演练了一遍,苏老先生才说:“我记得……许多年前好象见过相似的剑法,隔得太久了,怕记不真切。唔,你们两个在这儿等一等。”

    苏老先生到了隔壁屋里去,磨了墨,铺开纸写了封短信,提起纸来吹了吹墨迹,装进信封里头。

    “把这个给你师父吧,我也不能确定,让你师父也再帮着参详参详。”

    莫辰细心的将信收好,又带同师弟一起向苏老先生道谢。

    “不用同我客气,我都这把年纪了,见了这一回面,说不定就没下次了,能帮上点忙最好,只怕帮不上什么。”

    从苏老先生那里出来天已经要黑了。倒不是时间很晚,而是北府城的白天太短了,天亮的迟,天黑的早,一天里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象是夜晚,再加上天寒地冻没有人出来走动,他们回去的时候,空旷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北风卷着雪片,狂乱的往人身上脸上乱扑。

    “师兄,这位苏老先生是什么人?”

    莫辰没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他:“你觉得苏老先生有多大了?”

    “唔……”晓冬想了想他几乎全白的头发,还有那老迈的模样:“得比师父年长得多……是不是百余岁了?”

    “哪有。”莫辰忽然停下来,一手揽过晓冬,示意他伏在自己背上。

    晓冬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走反而没有师兄背着他赶路快,乖乖的趴在莫辰背上,两手搂住他的脖颈:“我猜错了?”

    “他和师父其实年岁差不多,比师父大不了几岁。”

    晓冬很是意外。

    “差不多?”

    可师父那么年轻,气宇轩昂,发色浓黑,和大师兄站一起,人家也觉得这不象师徒,更象师兄弟。

    这位苏老先生看着已经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就算是比师父大几岁,也不至老成这样吧?

    “他是普通人?”晓冬也只能想到这个解释了。

    “他也曾经是修道之人。”莫辰的声音在风里听起来依然坚定而清晰:“我也是听师父说的,这位苏老先生当年也是被人交口称赞的好苗子,但因为魔道中人暗算,一身根骨尽废,现在身子连寻常人都不如。不过他虽然成了废人,却没有象有些人似的破罐子破摔,就此沉沦放弃了这条路,反而因为博闻广记,过目不忘,在诛魔之战时也出了不少力,到现在也十分令人敬重。”

    “原来是这样……那刚才苏老先生说见完了这一次未必有下次,是他……”

    莫辰沉默了片刻,轻声说:“他寿数将尽了。”

    晓冬也跟着沉默了。

    “大师兄,那……苏老先生真能从我刚才学的那两下子里看出什么端倪来?”

    “我想他是看出来了。”那封信被莫辰郑重的收好,带回去给师父看。苏老先生倘若没有把握,压根儿也不会只凭臆测就落笔写信让他带给师父。

    他至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

    之所以没有当面说与他们两人,不是因为他拿不准,应该是因为苏老先生觉得事关重大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