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翻脸不认人的叶落辰

作者:风兮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太古星辰诀元尊异世召唤英雄异世界的美食家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在青石板街的小路上,叶倾风有种徜徉在故宫的感觉。这些年来虽然说在风叶家见惯了这种建筑,心中到底还是觉得怀念,怀念那个古老而伟大的文明。

    支撑几个小时的阵法,叶倾风是真的有些累,却也不愿放过这难得的轻松。全然放松的心境,在风叶中是完全享受不到的。

    猛然回头看了一眼,叶倾风看着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相思之情开始满溢。眼眶被泪水所模糊,叶倾风蓦然呆立在原地。

    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朔流抓住叶倾风的手,相当急躁的将叶倾风推到墙边。薄唇扣上叶倾风的唇瓣,朔流试探着勾勒着那从未接触过的樱桃小口。

    墙咚还强吻!叶倾风的脑子僵硬的浮现这一句。扣住她脑袋的手是如此的温暖,朔流的吻是如此的急切而生涩,叶倾风甚至能够感应到朔流的心跳,也是如此的剧烈。

    略一挑眉,朔流身边完全被忽略的白衣男子,很是不爽的看着朔流。真是很想要打死他怎么办,从来没有觉得这个男人如此讨厌过如何。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搅局,这一切都像是他曾经所见的那般。

    青色长裙的少女,漫步在烟雨江南的青石板街,是如此的清雅淡定而从容。无论天上有没有那如酥的小雨,无论世上有没有那喧嚣的繁华,那个女子都是如此的安静。

    或者更早些的时候,那女子对外人保持着客套的疏离,却总是微笑着牵起小小的他。护持着他走过幼年、少年,甚至是他们相依为命的青年。

    勉强找回一点点仅剩不多的理智,叶倾风试图推开眼前的朔流,太热情了她守不住。虽然说早就给朔流正了名,但双方确立了爱情关系,却还没有确立婚姻关系啊!

    尤其是在这个身边人巨多的环境下,朔流估计会收到一万点暴击,尤其是被人看到的时候。

    感觉到叶倾风的力道,朔流反倒越发贴近叶倾风,这混账丫头还想推开他。这辈子都别想,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未来姐夫,容我提醒你,老丈人来了。”笑的人畜无害,白衣男子的眼神是如此冰冷,似乎要将朔流彻底的撕成碎片。

    听到这个声音,这熟悉到不行的语调,叶倾风双手不自觉地发抖。“阿锦……”趁着朔流放开她的空挡,叶倾风呢喃出声,两行清泪不自觉地流下。

    应该把时间留给这已然隔世的兄妹俩,朔流很是愤恨的看了苏锦一眼,随后拽着刚来的叶烈濯和叶落辰离开。“将时间留给他们吧,生死的距离实在太长,我或可为你们解答一二。”

    旁边的人和事,叶倾风已经完全无暇顾及,眼中只有那个白衣男子。张嘴拼命想要发出声音,却好像突然变成了哑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苏锦冲上来抱住叶倾风,两个人都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眼泪成了最不值钱的物件,两个人都哭得泣不成声,却还是说不出半个字来。

    幽然的叹息过后,叶落辰主动把守巷口,免得闲杂人等惊扰叶倾风。

    朔流很是乖巧的挡住另一边,将时间和空间都交给这对久别重逢的姐弟。半生浮沉两世为人,这样的相聚来得太过不容易,朔流嫉妒也要压在心里。

    哭的太累,叶倾风也不知是昏迷还是沉睡,苏锦紧张的查看着叶倾风的状况。抱起叶倾风便转身离开,神尊级别的力量显露无疑。

    叶落辰目光冰冷的看向朔流,颇有些不安的问出口。“那是谁?为何、为何会……”

    背靠着墙壁,朔流心里头也很不爽。“叶落炎应该和你说过,千家人对倾风施展手段,送当时还年幼的倾风一缕魂魄前往异界的事情。”

    艰难的点点头,可那是两个世界的事情,跟今日之事有何关联。

    “在哪里倾风有个亲生弟弟,在家破人亡之后两个人相依为命,便是之前那个白衣男子。在异世中倾风还结识了两个挚友,雪家的公主雪世月,青家最后的幸存者青梓。”

    朔流早就将这些事情都弄清楚了,很多令人心疼的细节,让朔流知道之后特别想杀人。

    狐疑的看向叶倾风所在的阁楼,叶烈濯要探查其中的虚实,苏锦根本就拦不住。“那个白衣男子已经是神尊级别,倾风的年纪没有那么大。”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朔流无奈的看向天空。“叶倾风还没进入风叶的时候,苏锦刚刚突破神尊。岳父难受理所当然,但在那苏锦是倾风抚养长大的,倾风眼睁睁看着父母惨死……”

    突然之间有些哽咽,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朔流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心痛!

    知道叶倾风的内心有多重感情,叶落辰作为半路杀出来的父亲,叶倾风尚且对他如此知道。那个时候抚养叶倾风长大的亲父母,就在叶倾风的眼前惨死,叶落辰完全无法想象……

    “他们将小风儿教导的很好,可以说说那个时候的事情吗?我大概永远比不过一个故去之人。但我应该感谢他们不是吗?这不是小风儿能选择的。”叶落辰当然很嫉妒。

    嫉妒之后还为叶倾风心疼,父母双亡之后要抚养弟弟长大,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要是家境尚可还能轻松些,家破人亡之后叶倾风要如何撑起那个家啊!

    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朔流没想到他会有如此一天。“小时候的倾风,大概是世间幸福的典范吧。父母恩爱非常,她则是知书达理,享受着父母的宠爱。”

    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难以长久存在。但那个时候叶倾风脸上的笑容,是如此的令人目眩神迷,单纯美好而圆满。和现在冰冷的模样形成对比,越发的令人怀念。

    还算是幸福的童年,让叶落辰松了口气,紧跟着朔流说起下文。“后来啊!突然闯入的强盗,毁灭了那个单纯美好的小家庭。倾风的父母被残忍地杀害,她却还要躲躲藏藏。”

    幸福的表象就这么被撕碎,痛苦才是最终的重头戏。

    “那个时候的圣尊,无法反抗那些人对吗?”叶烈濯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照例说一个圆满的家庭,是不能养出叶倾风这么冰冷的孩子。

    或许就是遭遇突变之后,饱受痛苦和折磨的叶倾风,才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朔流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心为此而痛苦。“那是个无法修炼的世界,倾风那时虽然学过些防身术,但在那些强盗面前毫无用处。而后倾风进入杀手组织,也是在那里结识了挚友。”

    难怪雪世月和青梓是无法代替的人,

    疼爱闺女到极致的叶落辰已经炸了,狠狠的一拳砸向旁边的墙壁,杀手组织是个什么地方他们谁不清楚。进入那里的人可以说是有死无生,训练杀手更是个残酷的过程。

    还是保持着比较淡然的外表,叶烈濯说出的话越发血腥。“最好不要让我碰上他们,否则必然将他们千刀万剐,亦不解我心头之恨。”

    难以想象那个娇软可爱的小姑娘,竟然被如此残酷的对待。杀手本已经是悲哀的产物,更何况还是叶倾风这样的小姑娘,叶烈濯甚至都不敢想象。

    在那种残酷到极致的环境下,叶倾风会遭受到怎样的伤害。

    “本身有常年练武的底子,倾风的训练还算是圆满,如今的很多能力都得益于那时的训练。后来倾风成功的杀了仇人,准备脱身杀手组织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早已盯上了苏锦。”

    仇恨是杀戮最好的催化剂,朔流多年浪迹的黑历史,对这点进行了反复地印证。在亲眼目睹双亲的惨死之后,心中怀恨的岂止是叶倾风。

    回想儿时的遭遇,朔流的心脏紧缩。“同样目睹双亲惨死的苏锦,是杀手的好苗子啊!苏锦也不会任由人摆布,在发现真相的那一天,苏锦死在倾风等人和组织的混战中。”

    双亲惨死还不算,最后的亲人也死在叶倾风的眼前,难以想象那个时候叶倾风的心情。在画面中叶倾风不曾流泪,那种悲伤却刺伤了朔流。

    对于他的遭遇,叶倾风原来是不曾感同身受的,他们不过是同病相怜的两个人罢了。

    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眼前的叶落辰拿着大砍刀站在他面前。“既然是亲生弟弟,亲近些也是理所当然,小风儿高兴就好。你这臭小子刚才欺负小风儿的帐,必须算!”

    叶烈濯眼疾手快,直接把叶落辰的刀下了。“你要真把人砍死了,圣尊以后怎么办?看不爽就揍吧,动拳头可比动刀子痛快,拳拳到肉才爽!”

    “然后揍完了,他就可以到倾风姐姐面前博取同情,你俩素不素傻。”叶落辰最后必须算那几个字,说得响声震天,叶魔泪等围观群众统一赶到。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叶魔泪嗤笑。

    恋爱中的人几乎都是没有理智的,虽然不知道叶倾风还剩下几分脑子,但叶魔泪看清楚了朔流的卑鄙无耻。他们欺负朔流,然后朔流再去叶倾风跟面前哭。

    到时候气到炸的,还不是这两个长辈。玩阴谋什么的,叶魔泪最在行了,提醒一下快要失去理智的两个人。

    阴森森的看着叶魔泪,朔流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苏锦一出现就占据了叶倾风的全部心力,他还从来没有看见叶倾风为他哭过,争宠计划完全被叶魔泪给破坏了。

    拳头捏的咔咔响,叶烈濯也是个顶聪明的人。“圣尊已经昏过去,短时间之内绝对不会醒,揍完立刻给他治好不就得了。”

    作为想要陪在叶倾风身边,却完全不能去打扰那两个姐弟情深的,两个人表示清闲得很。

    猝不及防被叶烈濯一拳打到,朔流表示有那么好治愈吗?打完他不是还可以跑吗?

    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墙头,不带有任何情绪的眼眸盯着朔流,白玉般的手中托着一团蓝色的能量。粉白眸发的女子,娇俏的坐在墙头上。

    “沧海吃醋了呢,不巧的是我也很吃醋。倾风是个很有魅力的人,纵然知道她是女孩子,还是让人忍不住喜欢呢。”樱雪绯表示她们不会参战。

    但是会在围观的时候,顺便给朔流添置点障碍。比如说樱雪绯的幻境,以及寒冰沧海的治愈,总之都不会让朔流容易过去。

    随后出现的人,对于朔流而言真可谓是雪上加霜。“没成想倾风千挑万选,居然跟了你这个祸害,我们夫妻俩走之前,看来还能凑个热闹,好生收拾你一顿。”

    其实看到朔流的那瞬间,霁夜本身是相当想哭的,叶倾风怎么就选中朔流了呢?这么个不要脸的混账家伙,本身就是个天大的麻烦

    看来要尽快将子嗣后裔都转移走,免得被朔流祸害。

    赫然又发现一个熟人,朔流表现得很嚣张,却始终不敢跟叶落辰两人还手。“霁夜你给我等着,以为我不敢揍你啊!”

    别人也就算了,尤其是叶落辰这个未来岳父,朔流是真不敢动手。要是真动手打了,回头叶倾风肯定要跟他急。

    霁夜算是哪门子东西,该动手的时候朔流绝对不会手软。

    一拳就把叶烈濯给送出场中,朔流快速的拿出一块传讯石。“我这里有岳母大人的消息,岳父确定还要继续打下去。小婿这几年来来回回,给你们传递了多少消息,不能翻脸……”

    一下子抢过朔流手上的传讯石,叶落辰表示暂时放过他,看在朔流这些年还算是勤勤恳恳的份上。“跟我讲起条件来了,不想干这活早说啊!”

    开启蛮不讲理模式,叶落辰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朔流委屈的想哭啊!为什么那么讲道理的叶倾风,会有这么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父亲啊!

    他是否应该庆幸叶倾风不是在叶落辰身边长大,不然就这蛮不讲理的架势,朔流眼泪掉的几箩筐。

    随后寒冰沧海手中积蓄已久的蓝色能量,从半空中传到朔流身上,朔流顿时感觉通体舒泰。刚才被打的痕迹那真是一点都没有了,整个人还是一样的风度翩翩。

    恶狠狠地盯着寒冰沧海,朔流的眼神几乎要将他吞吃入腹,凶神恶煞的平生罕见。

    “原来猛兽已经被圣尊驯化成了家禽,看到你如此温和的模样,我就能放心了。”叶焚荒早就知道朔流和叶倾风的事情,到今天才算是放心而已。

    众人:……

    莫名觉得这个形容很萌怎么办,真不愧是他们家圣尊,果然什么妖魔鬼怪都强不过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