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先声夺人

作者:片2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官神极品美女爱上我通天仕途权路风云极品小渔夫试婚老公,用点力!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这样,周铭面对这一出接一出的事情,很快五十分钟过去了,周铭他们的节目安排的时间是在八点,现在周铭要上台进行准备了。

    不过就在上台前,台长梁刚突然拦住了周铭也对他做最后的叮嘱:“周铭小同志,这是面向全国的直播的重要节目,不仅代表着中央台的脸面,更是代表着你自己的脸面,所以还希望你不管这次台上辩论的形势如何,多少能相互保留一点余地,不要把场面弄的太糟太难看了,那样对谁都不好。”

    原本梁刚对这次节目就很心惊胆颤,为此都不厌其烦的叨扰的台里的当家新闻主播罗松,后来当他稍微了解了周铭的一些事情,他又觉得周铭太夸张了,于是在周铭即将上台前,他不得不再叮嘱一下。

    只是周铭却根本没体会梁台长的良苦用心,看都没看他一眼的上台了,这把梁台长气的够呛。

    这时苏涵走上前来:“没想到梁台长这样身份的人居然也沦落到做这种事了吗?”

    梁刚对周铭没有太深的观感,但是却知道苏涵这个女人的不简单,最关键是她有资格进大会堂的,一旦在里面说点什么都会让自己吃不消。

    于是他意识到苏涵的语气带着讥讽,立即询问道:“苏涵女士,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杜鹏也站上来了:“如果梁台长的记忆力不行,那么我也来帮你回忆一下吧。”

    随后杜鹏就把刚才在化妆间里那些一**过来的人都告诉他了:“事情就是这样,我真想不到原来上个中央台的节目是这么麻烦的事情,看来我回去得跟我爷爷好好说说了,毕竟梁台长管着这个电视台太不容易了,不能让梁台长费心尽力还受这么大委屈不是?”

    杜鹏的语气依然嘲讽,这一句一句听在梁刚耳朵里却让他冷汗嗖嗖直冒。

    能坐上中央台长的位置,梁刚绝不是个没有政治觉悟的二百五,他很清楚这个事情一旦传出去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在这个敏感的时间重要的节目,这种事情就会被当成是自己偏袒赖星城的证据。不管上面对这个事情究竟是个什么看法,但至少自己的这种表现是无法被容忍的。

    梁刚因此马上做出了决定:“两位,首先我要说的是这件事我绝不知情,刚我只不过是例行给周铭的叮嘱,毕竟你们也知道今天的节目多重要。”

    梁刚接着又说:“至于你们刚才说的那些事情,我会马上核实,如果事情真是这样,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所有任何参与这件事情的人,我都会最严肃的处理,该开除开除,甚至上报纪委。”

    “那么我就等着梁台长你的处理结果了。”苏涵说。

    几句话他们就谈妥了对刚才事情的处理,苏涵和杜鹏相信梁刚应该是不会那么蠢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参与进来,但是对刚才的事情,周铭可以无所谓,但是他们尤其是苏涵作为周铭的女人,却不能坐视不理,一定要这些人为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梁刚随后急忙叫来自己的mi shu去核实这些事情,不过这已经不是周铭所操心的了,或者说他也没闲工夫去关心这个,因为此时他已经坐上了演播台,马明远王浩和张明三个人就坐在他面前。

    “周铭小同志,我以为你至少会多带点人过来,没想到就你一个人吗?看来大家都还是明白什么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马明远看着对面孤零零一个人的周铭,饶有意味的对他说道。

    周铭对此却只是无所谓的笑笑:“又不是打群架,要那么多人干什么?难道你们以为人多就能赢了吗?”

    周铭这话听在马明远他们耳朵里极其刺耳,而主持人罗松眼见节目还没开始就箭弩拔张了,他马上出来说:“我知道各位今天的目的,但现在节目还没有开始,有些话还是留着待会节目再说吧。”

    “这样也好,免得这些家伙羞愧到离场,待会没人录节目就尴尬了。”

    周铭身体后靠,翘着一个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马明远他们说,他这样子让马明远他们险些没又要暴走了。

    赖星城和他的军师孔明也在演播室的另一个门口,这一幕落在他们眼里让孔明有些担心。

    “没想到之前安排的那些人去骚扰,居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麻烦吗?他好像心情一点也没受影响的样子。”孔明有些不理解的说,因为在他看来,他安排那些不给他休息不给他化妆,周铭多少会有点烦躁或者愤怒才对,怎么还会像现在这么惬意呢?

    “我倒并不这么认为。”赖星城指着里面的周铭说,“这个周铭也是个厉害的人物,你以为他真的会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情绪吗?”

    孔明很诧异:“主上你是说他是故意这么表现的吗?”

    “他越表现的镇定,实际就越心虚,他试图用这种镇定来掩盖自己的心虚,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赖星城信心十足的表示,“不过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最蠢的事情就是激怒了马老他们,所以等着看吧,待会节目开始马老他们开始咄咄逼人以后,他就完了!”

    ……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很快到了八点钟,看着面前导演的提示,主持人罗松很自然的进入状态,说出他的开场白。

    “各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罗松的临时新闻直播间,相信大家对于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琼海合资企业事情都有所关注,所以今天我们新闻直播间为大家请来了这次事件的主角。”

    罗松随后介绍:“这边来自琼海主导合资企业的商人周铭;而这边是燕京大学的名誉教授,同时也是我国著名的社会评论家马明远,燕京新报的主编王浩同志,以及燕京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张明同学。今天就是要你们来各自谈谈你们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

    罗松话音才落,这边马明远就先说话道:“罗松同志,在我们谈看法前,我想先给你强调一个事情,其实合资这种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有些人打着合资的幌子,实际却在进行着十分肮脏的卖国行为,这才是我们最为痛恨和需要驳斥的。”

    马明远的语气很平淡,但却让罗松心头一凛,他原本还想控制一下局面的,却没想到这马明远看起来跟弥勒佛一样,怎么一出口居然这么狠?罗松有想到会有人,但是这也太了吧?

    王浩很适时的配合在马明远后面:“hàn 奸这个词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因为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建国都已经四十四年了,我认为在党的教导下,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会有所提高,不能再用过去的旧称呼了,毕竟矛盾和社会制度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随后王浩话锋一转又说:“但是对于这位周铭在琼海做的那些事,我却不能不再说出hàn 奸这个词来,并且我还只恨没有更重一些的词!”

    张明最后说道:“合资的原本含义就是合作经营把资金汇集在一起的企业做法,这种做法其实在全世界都很常见,不过一般的合资都是在两个单位拥有相同规模情况下,但是我们再看琼海这位周铭先生的合资。”

    “首先是琼海椰汁厂,我知道说出这个名字很多人都很熟悉,因为这个椰汁饮料是大家非常常见的,甚至很多人都喝过,这个企业原本是能值上千万元的,但是最终却只卖了两万。”

    张明接着说:“大家都没听错就是两万!对于这个价格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我想就椰汁厂每天的xiāo s厚额都不止这个数吧?就算厂子的效益再怎么不好,也不该只值两万块的。这个事情我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想不通,但他就是真实发生了,对此我除了觉得背后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以外,我根本想不到任何的可能。”

    “不仅只有椰汁厂。”王浩接过张明的话头往下说,“还有琼海生物制药厂和琼海马达厂,尤其是这个马达厂!”

    王浩很强调:“就这个名字,我想大家理所应当的会认为这只是个马达制造厂,事实也的确是这样,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制造公司,但他却能被奔驰这个世界跨国qi chē制造公司看中合资了,这简直匪夷所思?”

    王浩摊开双手:“谁能想象奔驰那么一个世界第一流的超级公司会需要和一个效益不行甚至都不是同系统的厂子合资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开始也很想不通,直到后来我有幸和港城奔驰公司的一个朋友聊起这个问题才知道,很有可能是奔驰公司在借着这个合资进行逃税,也就是说合资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他们实际就是在借着合资公司的幌子在进行走私huo dong!”

    王浩越说越激动了:“大家可能不知道,一辆奔驰车就能逃税几十万,那么奔驰公司一年随便进来一百辆就能逃掉近亿的税款,而这只是奔驰公司xiāo s厚车辆的九牛一毛,可以说奔驰公司借着合资的幌子一年随随便便就能逃掉几十上百亿的税款,这是何等的惊人呀!”

    “这样的事情,除了卖国和hàn 奸这样的词,还能有什么能形容吗?”王浩几乎是嘶吼的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